是Shirley不是Sherry

美人如玉剑如虹。🌸

【细节太甜!】第11集扔枕头那里 突然发现柜子上两只兔子🐰?? 而且一只穿着靛蓝西装 一只穿小礼服??

诶诶 一般成对的玩偶不应该都是一雌一雄🎎这样吗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天使铠恶魔约!难得和朋友来了一局铠约(输了T^T…

哇我只是想去人机练个拉野 结果秒选李白之后 一抬头就变成了五个打野???露娜还挂机………我就盯着一只野猪反复刷看能拉到最远是哪里……要不是阿轲厉害 估计这局人机输定了hhh

颜狗前来给这本书打call
农药团队做英雄还是很用心的🌟!

打不好李白 菜鸡执念很深T^T
想念白哥T^T

我的阴阳师难得匹配到了一只狐白=w=

然而项羽的ID……他被抢了李白就给我当辅助来了✨
结果项羽很厉害 那只狐白一直在送……T^T

【白狄/明狄】明明如月-章十 <END>

【章十】入世 · 朝与同歌暮同酒

 

这几日,李白也想了很多。入夜,他独自一人跃上屋檐,坐在顶上抬头望着一轮长安月发呆。他想起朱雀门上自己的那句诗,想起天天围着狄仁杰满长安城转的日子,想起自己的青莲剑和酒葫芦,想起了故国和江湖……最后脑子里剩下的,只剩下那双澄明璀璨的金色眼睛。

 

狄仁杰早已经原谅自己了。可那是因为他为了自己愿意隐忍,愿意付出……而自己呢?平生潇洒不羁的李白第一次知道了愁绪二字。

 

他突然明白,当生命中的那个人出现了之后,这世上再好的山遥水阔,也会失了颜色;再甘醇的美酒佳酿,也会寡淡无味。最好的才情和诗篇,也会变成最深的寂寞。

 

李白纵身跃下,落在狄仁杰的窗边。治安官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公务,正在收拾案上的笔墨和文书。听见声响,他抬头,不出意外地看到了李白。狄仁杰不禁温和一笑,舒朗的脸上烛色暖暖,触到了李白心底最柔软的地方。

 

“怀英,这两样……你替我收好吧。”李白轻轻落进屋,递上双手。

 

已经入鞘的青莲剑和空空如也的酒葫芦。

 

“太白,你……”狄仁杰不解。他大约能猜到李白的意思,可是他不敢去想。

 

“这把剑,曾伤过你两次,白实在痛苦不已……在白的心里,剑、酒和诗,还有江湖……都不及你重要。”李白轻轻握住狄仁杰的肩,抬眸深深地看着眼前人,“怀英,从此以后,我不走了。能让我……一直陪着你吗。”

 

从今以后,我不再是游子,而你是我游久必归的人间。留下来,陪你一起出世入世,才是吾心安处、吾身归处吧。

 

狄仁杰从未想象过,李白能为自己放弃这么多。他也害怕束缚住李白,可是他更贪恋眼前人的温度和气息。罢了,如此也好,朝朝暮暮,便也两不辜负。

 

“好。”他抚上李白的手,紧紧握住。此生,便再也不要放开。

 

人生天地,忽如远行。秉烛一瞬,柳暗花明。

 

<END>

 

P.S.

是有点烂尾的T^T……十章正文一共一万五千字,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写过这么长的文了。都说最好的文笔是在高考那时候,在lofter上我经常能看到很多年轻而惊艳的文字,真的是非常羡慕的。可能也是自己不年轻了(一个自怨自艾的94年hhh),感觉写东西就是平淡,平淡,平淡……

可能会有个番外吧(?)

谢谢你们的喜欢❤

【明狄/白狄】明明如月-章九

非常短小的最后两章……因为我章名取得不好,只好拆开两段写了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章九】归隐 · 称消不过牡丹情

 

国境依然一片太平。只是近日,江湖上开始逐渐流传一个算无遗策的牡丹方士。众人皆语,那白衣占卜师额间的一朵绯红牡丹妖异无双,肩落银丝三千,面容却是个皎皎青年。

 

世人只知道他喜爱种植白色牡丹,带着一个少年徒弟云游四方,二人的棋艺和法术皆恍若天人。

 

没有谁知道他从哪里来,也没有人知道他年庚几何。

 

狄仁杰知道,他已经不年轻了。并且,很快便将随着泱泱众生一同老去。

 

当大病初愈的狄仁杰再次推开那个别院的大门时,那个人早已经走了。院落内的布置和往日无异,依旧是一篇牡丹汹涌。只是往日那茜色的花海,如今竟褪成脆弱透骨的白。

 

正如那个人的心血。

 

亭中一方石桌上,依旧是那副棋盘。上面还留有开局的一子,仿佛那个白袍长发的人还坐在那里,笑吟吟地等着自己再来一局。

 

狄仁杰心中一片悲凉。他无力地站在那里,看着故人常坐的那张石凳呆立良久。

 

人,总是魔怔般一味爱着自己不断为之付出的人,却忽略了一直看着自己的那一个。

 

世隐,“谢谢你”和“对不起”这样残酷和自私的话,我不想对你说。如果还有来世,只愿你我还能相遇,还能共赴一缕薄志,对弈日月河山。

 

起风了。白色花海摇曳,簌簌作响。好似故人叹。


TBC

【白狄/明狄】明明如月-章八

【章八】余生 · 只愿君心似我心

 

明世隐拖着乏力的身子,心不在焉地慢慢走在回别苑的路上。而已经打点好一切的弈星,正愣愣的看着满苑的牡丹。看到明世隐进门,忙过去搀扶。“师傅,你这是何必呢……”少年看着他一头白发泫然欲泣。

 

“我没事。我很好。”明世隐勉强地笑着,抚上少年的发顶。他抬首,望向长安城的上空——那是至美的朝霞。昨夜的残月仍在天边。呵。可惜天色已明,从今往后,他注定再也看不到他的月亮了。

 

似是留恋,明世隐深深的看着天空许久。今后再难见到了吧。长安城,这座了却他心愿的城池,却也让他的灵魂再度流离失所。世隐世隐,入世而后归隐。别日何易,是时候离开了。

 

我无法逃脱占卜师的不幸。但是……你真只当我是友人吗?一丝一毫的心悦之情都不肯分给我吗?我不是不能给自己卜卦——折损阳寿我在所不惜——可是我怕,我怕自己若是提前看到了结局,便就早没有了坚持下来的勇气。

 

我没有看透的是,就算能算尽千般风云变幻、时移世易,却永远没有办法真正揣摩人心。在长安的日子,我卜尽了王朝盛衰,世事格局,却万般猜不透你心中所想所念。也许走进一个人的心,不是做个洞察事理的明白人,而是要做个遵从本心的逍遥派吧。

 

罢了,是我输了。早在第一次和你在书院相遇的时候,我就应该走上前去。如果时间可以逆转,我一定,要早一点与你相识。

 

我走了。偌大世间,总有非我伤心之城。

 

翌日,刚刚休息没多久的狄仁杰便坚持回到了京兆尹府。一切仿佛如初,朝堂之上仍旧是那个威严的女帝,府邸之中依旧有一个人在等着他归来。可是,他却再也没看见过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

“明卿早在数日前就上奏,跟朕说他预备要离开了。”尚书房中,武则天并不抬头看向狄仁杰,毫无波澜地说道。狄仁杰愕然。

 

“狄卿,”女帝停下了手中批阅奏折的笔,声音凛冽,“你要记住,在你的格局之中,第一位的,永远只能是大唐。”

 

“陛下,臣明白……”治安官只能深深作揖。

 

“伤才刚好,早点回去歇着吧。”

 

快要离开殿门的时候,狄仁杰听见背后一声叹息:“去告诉李白,他已经得到了很多。今后,莫要再辜负。”

 

女帝语意深深,直到回到了府邸,狄仁杰还没有回过神来。迎接他的是一个温暖而有力的拥抱,狄仁杰感受着对方的心跳,他想要伸出手轻轻回拥住李白,可是双臂却仿佛无比沉重。他叹气,没有动作。

 

“怀英,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……”李白见狄仁杰还是毫无回应,又听闻他叹息,蔚蓝色的眼睛里涌上一层水雾,看不清道不明。

 

狄仁杰摇摇头,他缓缓推开李白,走到离他几步远的地方,背对着李白说了这两天的第一句话,“他走了。”语罢,眼泪却控制不住地流淌下来。压抑已久的情绪在这一瞬间溃然决堤。一声哽咽,捏紧了李白的心脏。

 

“他不会回来了……他说过,心愿达成,便是归隐之时。但是因为我,他的头发和眼睛……他再不能永生了……”平日里严肃高傲的治安官此时已是泣不成声。

 

李白只能走过去抱紧他,再抱紧他。怀中人少有的失态不是为了自己,但自己却着实是罪魁祸首。字字句句,反复刺痛他的心,直到鲜血淋漓。而狄仁杰接下来的话,也生生逼出了剑仙的眼泪。

 

“可是你……别走好吗……我现在只有你了……”狄仁杰难得地示弱了。“你喝酒误伤我,我不怪你。你不能真正懂我,我不怪你。我努力阻止出兵楼兰,可是你却不信我,我还是不怪你……李太白,我是真的心悦你啊……”

 

可是,我却伤你如此之深……自责、歉疚、心疼、狂喜;种种情愫在李白胸臆中横冲直撞。他猛地扳过狄仁杰的肩膀,俯身狠狠吻上怀中人不断抽泣的唇,疯狂地攫取他的气息和味道。狄仁杰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便绷紧了。那双好看的金色眼睛,一瞬间睁大了看着李白,瞳仁中全是他的倒影。两人的泪水混合在一起,如此的苦涩,却又如此的令人甘之如饴。

 

“我永远都在。”狄仁杰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李白终于离开了他的唇。两人额间相抵,他感觉到李白的发丝轻轻蹭着自己的脸颊,温热的呼吸打在眼鼻间,那样的令人心安。他终于缓缓伸出手,揽上李白的双臂。

 

一生长短未知,可看此后经年。夜深胡言,句句肺腑。


TBC

【明狄/白狄】明明如月-章七

【章七】白发 · 朝如青丝暮成雪

 

天将明。

 

李白伏在狄仁杰床边,熬着一双通红的眼。听闻来人脚步声,他眼中的红色和杀意更甚。“事到如今,你竟还敢出现在我面前?”青莲剑出鞘,寒光凛冽,直指向来者要害。

 

“我是来救他的。”明世隐低着头,伸出两指轻轻掸开李白的剑刃。

 

李白眼神阴沉地看着他。这个人,夺走他的故国,又害得自己把狄仁杰重伤至此。国恨私仇,燃起一腔毒辣的血。可是转眼,他又看到狄仁杰毫无生气的侧脸,剑仙咬紧了下唇,双拳紧攥直至骨节发白。

 

罢了。国是我的国,家是我的家。可是我现在一无所有了,我就只剩下你了。灭国之恨,弑爱之仇,我都可以为了你而放下,哪怕你醒来以后,再也不愿和我说一个字,只要你能回来……

 

李白颤着手缓缓收回了剑。第一次,傲然不可一世的剑仙低下了头,试图遮住即将滑出的眼泪。他侧身,持剑而立,不再言语。

 

看到李白默许,明世隐托着法器走近床前。虽然之前设想过很多种情形,但是在看到狄仁杰的那一瞬间,他还是忍不住红了眼。明世隐狠狠抑制住自己想要伸出手抚上那人消瘦的侧脸的想法,强装镇定地设阵,他手中的法器如花瓣般缓缓展开,绯红色的光芒,随着他的吟唱在室内流动着。

 

床上的人仿佛有所感知,渐渐有了反应。狄仁杰的眉眼紧皱了起来,好像在不安地追寻着什么。无边黑暗中,他的意识仍旧深深沦陷,但是远处好像突然有了光,绯红色的光。异常熟稔的感觉,指引着他挣脱这无尽黑暗。狄仁杰感觉耳边隐约响起了好友的声音,“怀英,对不起……快醒来吧,他一直在等你。”

 

须臾间绯色大盛,力量和生命瞬间注入他的身体内,“唔!”狄仁杰猛的睁开双眼,眼中金色一片迷茫。

 

“怀英!”李白的声音惊喜的发狂。

 

狄仁杰吃力地侧过头,看到自己最惦念的那个人紧紧抱着自己,胸前一片温热。别哭。他想要抬手拂去李白的泪。可是却虚弱地无法挪动分毫。

 

他的目光下意识向上看去,却只见明世隐的一头如墨青丝,在须臾间褪为森森白发。他额间的狭长花纹,也不知何时盛放为一朵牡丹,衬得他的脸愈加苍白。明世隐仍旧闭着眼低声吟唱,法器源源不断地带走他的生命,随着魂链进入到狄仁杰体内。

 

施法完毕,魂链断去,明世隐晃了晃身形,终于无声无息地倒地。身后银丝三千散落一地,刺痛了狄仁杰的眼。

 

“不要……”狄仁杰刚刚恢复神智清明,就是看见这般情形。他虚弱地想要伸出手去够那片白,奈何颤抖的手没有丝毫力气,只能看着明世隐几乎没有起伏的身体。

 

李白心里此时冷热参半,不知是什么滋味。他默默地查看了下狄仁杰已经恢复大半的伤势,又去探明世隐的鼻息。

 

“放心吧。他还活着。”

 

半晌,明世隐眼睫微动,缓缓睁开了双眼。

 

“世隐!”狄仁杰望向他的白发,又看向他的眼睛,下一瞬却已失语。

 

那双原本绯红如霞的眼眸,如今竟变成一赤一白。他的左眼已经褪为死气沉沉的灰白,只剩下右眼中一抹赤色。

 

“……我没事。”

 

明世隐轻轻摇了摇头。他挣扎了两下,缓缓坐起了身。“只不过是从永生的诅咒中解脱出来了罢了。”他装作若无其事地理了理自己的衣袍。“用一半生命换你一命。值了。”

 

他直起身,勉力托着法器站了起来,摇摇欲坠的身形最终坚持着没有倒下。明世隐停顿了一瞬,最终迈开步子向门外走去。未出几步,他停下,回头用变得有些神异的阴阳眼看向狄仁杰。

 

“怀英,我走了。”

 

他的眼神一半是深邃而决绝的绯红,一半是失意而释然的苍白。

 

没等狄仁杰回应,明世隐就转身离开,再也没有回头。

 

我本就已经活的够久了啊,分你一半永生,换我此生解脱,何乐而不为?更何况,你是我这原本无穷无尽的永生中,唯一的一缕清风明月,唯一值得停下来多留恋一瞬的交汇。

 

只希望你和他在一起好好的。你们俩的命格是密不可分的,万不要彼此辜负了才好……

 

晨光熹微,一束朝晖刺破黎夜。一如他始终不变的温柔。


TBC